《我的白马公主》 我的白马公主(1)

我的白马公主(1)

2021年1月1日

()

“妈妈,妈妈,为什么故事的最后,来的都是王子呀?”

“因为王子喜欢公主啊。”

“那公主不喜欢王子怎么办?”

“怎么会,王子又英俊,又善良,还骑着可漂亮的白马呢,你看插图,是不

是特别好看?”

“可我觉得白马上,骑着公主也很好看呀。”

“对,王子接到公主,就可以一起骑上去了。”

“公主不可以和公主一起骑吗?公主多好看啊,我不要王子,不要王子。”

“宝宝,你……”

“我不要王子,我就不要王子,我就不要王子嘛……”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闹啥啊!”

“啪!”

屋内安静下来。

一本崭新的画书从床边掉下,落在地上。

一些花毛飘过来,恰好,落在打开的书页上,挡住了那张简陋的插画中,属

于王子的脸……

(一)

看着手上的情书,曾锦荷没有感到丝毫开心。

即使,同桌挤眉弄眼地提醒她,那是文科班难得的运动型帅哥,多少小姑娘

巴巴眼盼着呢,这么好的事儿,可别错过了。

她就是完全没有兴趣。

春心萌动的年纪,她却无法对示好的男生给予一丁点他们期待的回馈。

她个子不高,是个看起来很温顺很秀气的小姑娘。这种女生在班上可能不是

最漂亮的,却往往最受异性欢迎。

小学那些玩闹过家家一样的喜欢不算在内的话,初中加上高中分班前的四年

多,她被男生用各种方式表白过六次。

这会儿收到的情书,是第七次。

她不知道怎么回应,完全不知道。

那不是少女对未知关系的朦胧与懵懂,而是一团迷雾一样的茫然。

曾锦荷看小说,看漫画,看电视剧,情意绵绵的场面看过不少,也冒出过模

模糊糊的憧憬。但是,当那涉及到情爱的关系在想象中具现化的那一刻,就都变

成了空。

她能想象和一个人拉着手走在斑驳阳光铺就的林荫道,能想象和一个人坐在

安静的图书馆并肩阅读,能想象和一个人喝着饮料交流最近看过的故事,能想象

和一个人轻柔地拥抱,甚至是,发生更多令她面红耳热,满心羞涩的事。

可那个人是空白的。

她无法往那个空白的人型轮廓里填入任何一个帅气男生的模样,一旦硬塞进

去,那些美好的温馨的浪漫的画面,就会随着发自本能的排斥碎裂消失,只留下

一阵恶寒,和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她看着手上的情书,轻轻叹了口气。

字不算好看,文笔稀烂,但,能看得出,那男生是真的挺喜欢她,质朴的辞

藻,足以传达那种青春澎湃的好感。

而且,他很得体。没有因为他的帅气和受欢迎就表现出势在必得的态度。

综合七次表白的经验,曾锦荷认为,这是最好的一次,也是最好的一个。

这让她有点犹豫。

高二了,再有不到一个学期,就要迈入高考的快车道。

她成绩不算好,对大学没有过剩的野心,平常喜欢写写画画,做一做成为作

家或者漫画家的梦。

她对恋爱的萌动憧憬,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依托对象。

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放在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大男孩身上,试试看

呢?

不然,还要等什么时候,等什么人?

她低头思考着,纤细的手指把水笔转得飞快,想啊想啊,犹豫不决。

“老班。”同桌手肘捅了她一下,飞快关掉文曲星上的黄金英雄传说,做出

好好背诵英语单词的模样。

曾锦荷赶忙将那封情书塞进书包,把视线放在桌面摊开的题库上。

她以为自己会心乱如麻。

可没多久,她就把刚才情书中体会到的感情丢到了不知什么地方,悄悄拿出

纸笔,画起了最爱的小漫画。

画着画着,她就拿定了主意。

如果一个男孩子连画画的重要性都比不过,她何必只因为这个年纪的模糊悸

动,就去体验一段自己并不期待的恋爱呢?

于是,第二个晚自习,同桌拿走她的草稿欣赏的时候,她掏出之前交笔友买

的信纸,耐心地写下一封不会让对方感到难堪的回绝。

第二天,那男生失望的表情,就让曾锦荷拒绝他的消息传遍全班。

她知道,肯定会有女生在背后骂她不知好歹,或者传一些奇奇怪怪的谣言。

她自然会不舒服,不高兴,但她没有办法。她总不能为了平息别人的言论,

就对自己做出不想要的改变。

生活是活给自己的,不是活给他们的。

拒绝了最有

人气的男生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好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

有其他男生尝试过追求她。有些把下课凑过来闲扯也当作示好的男生,干脆直接

消失在了她的交际圈。

她没觉得失落,反而感到十分轻松。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习,最重要的

爱好就是画画和写点东西,其余的空闲,她和关系好的女生凑在一起就十分开心

了。

她想不出要一个男朋友能干什么。

她和同桌能一起上厕所,一起吃东西,一起聊批发市场可爱的小裙子,一起

说少女漫画里那些好玩的情节。

对于她来说,这些真的就已经很足够。

不过,高三那年,曾锦荷忽然意识到,原来她觉得那些足够,不过是因为她

太晚熟了。

她的思春期,其实一直都在悄无声息地延续着,只不过,淹没在和好朋友的

寻常交往中,让她无法注意到罢了。

而她发现这一点,只因为高三上学期开始的时候,班上多了一个转校生。

那个女孩听说原来是重点中学的艺术生,因为犯了不能说的错,托关系走门

路,才转到她们学校,勉强保住了高考的资格。

那女生姓于,相熟之后,曾锦荷就总是叫她小于。

小于笑起来很好看,有两个甜甜的小梨涡。小于画画也很棒,能教给曾锦荷

很多东西,就像一个厉害的小老师。

不久,曾锦荷和小于坐了同桌,很快,就亲密得像是多年的好闺蜜。

她们聊画画,聊习题,聊老师和同学的八卦,聊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只要

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曾锦荷就会开心得脸颊发热,视线离不开小于那可爱的脸。

一次晚自习,老师有事离堂,学习风气并不怎么重的班里不知不觉就喧闹起

来。

曾锦荷和小于聊天,不知怎么,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当初转学的原因。

小于已经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知心的姐妹,只犹豫了一下,就和她胳膊贴

着胳膊,小声说出了答案。

小于在上一个学校早恋,还偷偷做了一次人流,结果被发现了。

小于很喜欢那个男孩,喜欢得不得了,直到现在,也不后悔。

说出之后,小于有点担心,怕曾锦荷会瞧不起她。

曾锦荷没有。

她摇头否认,赶忙柔声安慰自己的好闺蜜。

可她在听到原因的那一刻,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一件让她之后很久都无法开心起来的事。

她在嫉妒那个男生,发自内心的,深入骨髓的嫉妒。

她竟然,喜欢上小于了。

(二)

初次意识到喜欢,是一种很奇妙但很美好的体验。

可如果喜欢的目标不对,就变成了一种煎熬。

曾锦荷在文艺作品中看到过这种煎熬,比如,喜欢上老师的,喜欢上有妇之

夫的,喜欢上家中亲人的。

她一直觉得那很夸张,不过是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需要那么伤春悲秋寻死

觅活吗?

直到,她确认自己喜欢上了小于。

她是女生,小于也是女生。

在她们这个古旧的、小小的城市里,这远比喜欢老师、有妇之夫还要错误,

可能不输给喜欢自己的哥哥、弟弟那种程度。

她还没有品尝过喜欢一个人的甜蜜,就早早尝到了喜欢而不可以的痛苦。

因为小于,是毫无疑问喜欢男生的。

小于刚从前男友的阴影中走出来,就总是跟曾锦荷聊那个曾经写过情书给她

的班草。

小于虽然总是跟她在一起呆着,但说起帅气的大男生、酷酷的男明星,脸上

就会洋溢着少女心萌动的特有光彩。

以前曾锦荷看不出来这些,现在她看得懂了。

她对着文具盒里藏的小镜子偷偷看过,当她想象自己和小于在一起,手牵手

逛街的时候,她也会冒出这种充满期待的光彩。

尽管,这隐秘的期待,本身就并不光彩。

至少,在她惊慌失措、纤细敏感的少女心中,这爱慕不是能提出来的事。

后来,小于忙于艺考,有一段时间很少在班上出现。

曾锦荷望着身边空空的座位,即使偶尔以前的同桌会过来陪她一起上自习,

她的心里还是像被挖掉了一快,不疼,只是一揪一揪的难受。

晚上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偷偷哭过一场后,她想,是不是自己错了,那并不是

喜欢,只是对朋友的亲切,只是两人格外合得来。

可思念,无法那么容易自我欺骗。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她又想,我该不该表白一下,试试看。万一,小于也有一点点喜欢她呢?

她渴求得并不多,甚至不需要小于回报同等的喜欢,也不需要真的和她确定

什么关系,她就是想,给自己的暗恋,画一个明确结果的标点,不管

那是句号,

还是感叹号,只要不再是问号。

如果那要是逗号,她……肯定会更加开心。

只是这渺小的希望,她也不敢抱。

曾锦荷写了封情书。她斟字酌句,不舍得用涂改液,错了,或者想修改哪里,

就直接掏出新的信纸从头再来。

两页信纸正反写满,她整整用了一周,连期间的小考,都神不守舍地发挥失

常,让对她期待并不高的爸妈难得追问了几次。

写完之后,那封情书她摆在小小的书桌上看了好几遍,确定一个错别字也没

有,才小心翼翼地拿出彩芯水笔,在边框上亲手画下各种小小的装饰,有花,有

草,有可爱的Q人像,但最多的,是无处不在的,鲜红的,仿佛可以破纸而出

的心。

她头一次有了一种,想要为了证明自己,把胸腔打开,求对方进去看一眼的

冲动。

那封情书写好后的下一周,小于回来上课了。

她艺考发挥得不错,整个人都精神焕发,喜气洋洋的,中午特地让曾锦荷别

走,在校门外请客吃了顿小炒。

吃饭的时候,那封情书就揣在曾锦荷的怀里,靠校服下摆的弹力收口托着不

放心,她又把左手插进兜,隔着布捏住。

她尝不出菜有什么味儿,米饭也几乎没动。

脑子里嗡嗡的,脸颊一阵一阵发热。

小于的嘴巴一直在她眼前晃,开开合合,说着在外面考试时候遇到的人,经

历的事。

那两片嘴唇好软,红红的,小小的,说话的时候,能看到白白的牙,和里面

灵巧的舌头。

曾锦荷从未有哪一刻产生过如当下这么强烈的欲望。

她想吻小于,想抱住那苗条的身子,收紧胳膊,不留缝隙地贴在一起,用自

己的嘴,去磨蹭另一对唇瓣。

浑身燥热,曾锦荷定了定身,感到一阵愧疚和耻辱。

小于这么相信她,她却在想那么下流而禁忌的事情。

这让她有些难过。

“锦荷,你怎么啦,吃也没好好吃,脸色看起来还这么差?哪里不舒服吗?

还是我不在班上,谁欺负你了?”兴奋的小于总算注意到好友的异常,担心地探

身摸了摸她的头,“没发烧吧?你脑门好烫啊。”

“没、没有,吃菜辣的。”她赶忙摇摇头,已经快要忍不住从卡间里站起落

荒而逃,“而且,最近……有点事儿,月考考砸了,心情不太好。”

“你画画那么有天赋。还不如早点跟我一样走艺术生呢。”小于拍拍她的手,

给她夹了一大筷子肉,跟着又笑了起来,“你都不知道,学艺术的帅哥可多了。

你要来,我准给你介绍个好男友。”

“不用。”曾锦荷舔了舔还很辣的嘴唇,小声说,“我觉得,咱俩这样一起

聊聊天,吃吃饭,就挺好的。我不太会和男生打交道。”

“可以学嘛。那有什么难的。”小于不屑一顾地笑着说,跟着又一次越过小

小的桌面,望着她,脸上浮现出她既陌生又熟悉的,神秘的喜悦,“喂,好姐妹,

跟你说个秘密,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曾锦荷的心跳不争气的加快,小小的乳房都跟着憋胀了几分,仿佛快要束不

住里面那鼓荡的悸动。

可少女的直觉也在这一刻发挥出来,不祥的预感,让她的嗓音都变得干涩了

许多,“你说,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我有对象了。一起在外头美术班上课的同学。”小于很幸福地笑着,“他

知道我以前的事儿,不讨厌我,他画我画得可好看了,回头我带一张来让你瞅瞅。”

“呀,是……是吗?他……长得怎么样,帅不帅啊?”

“还好吧,没我前一个对象帅。但人好啊,对我特别贴心。我本来说吃过上

一次亏,大学毕业前都不想再搞对象了呢。结果……嘿嘿,还是被他追到手啦。

下次有机会,我让他请你吃饭。你给我把把关。”

“我哪儿懂这个啊。”

“哎呀,你就见见嘛,见见嘛,我现在就你一个好姐妹,就当认识一下。”

“好……吧。”

那天的晚自习,曾锦荷说自己头疼,请假休息。

离开校园后,她没直接回家,而是骑着车子去了附近待拆除的体育场。

她在里面找了一个空旷的角落,坐下,拿出了被自己攥得皱巴巴的情书,仔

仔细细一点一点地展开,铺平,看着上面无法恢复的纹路,眼泪终于啪嗒啪嗒掉

了下来。

她大哭了一场,把那封情书揉成一团,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半个多月后,曾锦荷给自己经常看的一本杂志写了一封匿名信,想问问那个

关注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老师,作为一个女生,喜欢女生到底该怎么办。

六月初,她看到

了登有她提问的那本杂志。

那位受人尊敬的老师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

但所有委婉的含义浓缩简略之后,其实就只有一个意思。

孩子,你有病,赶紧去看医生纠正吧。

那本杂志,被曾锦荷送给了同学,此后,再也没有买过一本。

灰暗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她那年的高考。

面对那稀烂的成绩,她别无选择,成为了一个忙忙碌碌的高四生。

|——2ü2ü2ü丶ㄈМ

小于考入了一所还算可以的学校,之后,就和她联系得少了。

复读的日子里,曾锦荷画得更多,也开始尝试向杂志投稿。

第一次投稿前,她给自己想笔名,想了好久。

最后,她设计了一个傻乎乎的鱼头,给自己在精神世界的分身,起名叫鱼仔。

这就是她对自己人生第一次暗恋,惟一能做的纪念。

(三)

复读的日子比起高三,变化并不算小。

最大的一个变化,是曾锦荷半被迫地提前感受了住校生活,每周在学校操场

边的破旧楼栋里住六天,只在周日回家打理一下换洗衣服。

并不是学校强制,实际上那栋宿舍原本只是为了县里来的优秀学生不必额外

负担一份附近租房的钱,算是个吸引生源的手段。

但一直都没住满过,家远的学生不愿意走读,也可以掏相对便宜的住宿费,

住进这个相对校外安全不少的地方。

曾锦荷当然不情愿住校,她朋友很少,也不会交朋友,对男生会感到排斥和

淡淡的恐惧,对女生则有一种自认不正常而不敢接近的自卑。

可家里想要她住校。

她弟弟升上初中,早先就说好,要给他腾出一个房间。

家里不大,空间非常有限,她独自使用了家里的那个半间,而弟弟就一直睡

在父母房间中的小床上。

按照计划,她今年考大学离家,房间就让给弟弟,放假回来,弟弟就临时在

父母那边将就一下。

但她的成绩不争气,发挥还不到应有水平的一半,只能选择复读。

作为姐姐,她不忍心看弟弟期待落空。

于是,她接受了住校这个方案,告诉自己,这也是个可以好好学习,努力奋

斗的机会。

她也选择相信父母,相信家中的情况,很快就会好转起来。

原本她家的条件并不算差,不说大富大贵,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别家孩子

有的,她小时候大都没有缺过。

弟弟出生,家里也没有对她这个姐姐有过太明显的偏待。

但不久之后,弟弟这个二胎被不知道什么人举报了。

在这个小小城市多种因素的影响下,那位家里的顶梁柱最终还是没能保住工

作,缴纳了一笔罚款,为了那个儿子,一切重头再来。

她家的境况从那以后犹如心电图一样起起伏伏,直到近两年,新开的小饭店

红火起来,爸妈才终于凑出一笔钱买下了一个宽敞的新房,只不过,要到她第二

次高考完,才能拿到钥匙。

住校,的确是当前对曾锦荷而言最好的选择。

粗心的爸爸和急脾气的妈妈都没发现女儿勉强隐藏的不愿,而她抵触情绪最

大的源头,也不敢说出口。

她不怕舍友,只怕自己。

杂志上那位老师的回复一直徘徊在她脑海里,像一群纠缠不休的马蜂,令她

头昏脑涨。

她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病,一种不能去看,还好不了的病。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变态,女孩的皮囊里错装了一个男人,却能堂而皇之地

进女厕所,住女生宿舍。

她最担心的,就是万一她要喜欢上同宿舍的谁,该怎么办?

她想不出答案,索性,选择自我封闭,避开男生,避开女生,避开同学,避

开舍友。

高四本来就是一帮人闷头读书的地方,像曾锦荷这样完全不和他人亲近的学

生其实不算罕见。只不过,她的心思还是没办法全部放在学习上。

心情的持续低落,她必须通过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来排解,比如,写点小

故事,画点漫画。

她投稿过几次,不过最后都没了下文,退稿信只收到过一回,还被班主任叫

去谈了十几分钟。

那段日子,枯燥沉闷到她连画画的风格都变了不少,所幸,当时也没人看,

那些阴郁的、混乱的、充满青春郁结的线条,直到好久之后,才有了她之外的读

者。

而那唯一的读者看过之后,心疼地抱住了她,一边吻她,一边在她耳边说:

“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她那时还羞于过度直接的表达,并没说什么,只是软绵绵地靠在对方怀里,

默默祈祷,一切皆非梦幻,一切,皆

可地久天长……

(四)

一年的时光很快过去,曾锦荷这抹孤独的影子,再次参加了高考。

在炎炎的夏日下,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她努力搅拌着混沌一团的脑海,

打捞出学习的知识。

比起上次的暑假,她这次考试结束后,心情总算不再那么灰暗。

她认为自己发挥得还行,如果运气好,可以摸到二本的边,最差也是专科,

如果爸妈舍得掏钱,三本很稳,就能成为她家的第一个大学生。

到这时,她家的情况已经好转了很多,报志愿前在自家饭店跟爸妈聊了一下,

学费方面,她也算是有了足够的底气。

爸妈没空也没那个能力来指点女儿志愿填报的事情,曾锦荷经过一番深思熟

虑,把邻省一个不算太远也不算近的大学列为了首选。

她已经很厌倦这个古老陈旧的城市,厌倦这里密不透风的高墙,厌倦那个时

不时还会回想起小于的自己。

她决定逃去那个陌生的地方,收拾心情,重新来过。

她承认,她还抱着一丝侥幸。也许喜欢小于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巧合。也

许不喜欢男生这件事,只是因为还没遇到合适的。

大学,不会有人再干涉早恋,新颁布的法律还允许结婚,也许,到了那个自

由的地方,她会找到适合的男生,感受真正爱情的萌芽,然后,得到痊愈。

暑假中,曾锦荷高三的同学邀请她参加聚会,还特地说,小于回来了,也会

去。

本来摇摆不定的心,反而因此有了坚决。她沉默了一会儿,说自己要去旅游,

没空。

她当然没去旅游,约好聚会的那一天,她在家里画画,偶尔,看看桌上摆开

的相册里那张写满了名字的毕业照。

照片中,她和小于并肩站在一起,都在笑,笑得很灿烂。

她托着腮,回想,才发现,她很久都没有发自内心的那样笑过了。

毕业照上那张,也是假的。

她不想笑,一点都不想。拍照结束,她觉得自己的腮帮子都是酸的。

可她还是很努力在笑,因为这张毕业照,会收在每一个同学的家里,他们可

能偶尔也会拿出来翻一翻,看一看。

她希望小于看见照片上的她时,能以为她很开心。

不久,录取的事情,尘埃落定。

她的首选志愿没能报上,成为了服从调剂的第二志愿学校中,一个崭新的三

本学生。

她远远跑开的梦想也跟着宣告失败,虽然一样可以离开家,到几百公里外的

学校生活,但本省的高校报考的人很多,她恐怕无法摆脱老乡和同学,去到一个

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

父母对这个消息表现得很开心,专门在饭店摆了一桌,庆祝家里终于有了一

个大学生。

曾锦荷努力调动僵硬的面部肌肉,站起,微笑,举杯,喝饮料,坐下,吃菜。

她觉得生活就像自家饭店的招牌菜,很好吃,但不对她的口味,她不想吃,

还不行。

闷热的夏天过去后,她把房间还给弟弟,拖着行李箱,独自踏上了向北的火

车。

这种时候,曾锦荷对高四一年的住校生活才算是有了一丝感激。

托那段独立生活的福,她虽然也对即将进入的大学校园感到忐忑,但底气很

足,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

她此前预演过一切可能在宿舍中发生的事。她相信,只要保护好她喜欢女生

这个秘密,在穿着清凉的夏天也克制欲望不去窥探什么,继续独来独往,一切都

会顺顺利利。

一年很容易就过去,四年应该也是。

再说,万一,她到了大学之后,就不药而愈了呢。

最近这段时间,她想到小于已经不会觉得难受,出门买书路上看到装束清凉

的漂亮女孩,也能平平静静地纯粹欣赏。

她甚至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帅气的男明星,作为偶像,想拿他阴柔俊秀的面孔,

来培养对男生的好感。不过这个小手段收效不大,她还是总忍不住用脸去蹭孙燕

姿的短发专辑封面,对着E的Ell满眼闪星星。

她最担心的,还是舍友。

高四一年,四人宿舍中另外三个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自己长得绝对算是

好看那个档次,第一次动心的小于,也是个很可爱的姑娘。她觉得自己比较肤浅,

喜欢看脸,看身材,所以才能顺利坚持过难熬的复读。

大学据说宿舍要住六个人了,另外五个里,万一有个特别合她心意的呢?

曾锦荷,忧心忡忡。

根据她的观察,同一个宿舍生活的女生如果有心搞好关系,实在是太容易了。

没有人知道她喜欢女生这个重要的秘密,关系好的女孩之间,搂搂抱抱甚至

偶尔亲一下,都不算少见。这意味着,她如果动心,完全可以在友情的界限上反

复试探,或者说,在保密自己喜欢的前提下,依然得到一部分心灵的满足。

而她觉得,那样做非常不道德。

她只能在火车上祈求,同宿舍里千万不要出现特别招她喜欢的女生。

千万不要。

只要不喜欢,不动心,曾锦荷就有自信可以一点点学着去跟人打交道,正常

当朋友。好几本杂志上都说,除了专业课程,大学最重要的就是人际关系,学习

如何在小社会中和人相处,作为毕业后真正进入社会的热身。

所以她想象中的自闭四年,只能作为最坏的打算。

舍友啊,舍友,愿上天赐予我五个人美心善脾气好但正好不符合我审美观不

会让我动心的好舍友吧。我会用尽全力去珍惜的。

在心里这样祈求着,少女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向出站口,走向举着牌子迎

接在那里的学长学姐们。

“呀,我还说上我们学院的新生家里都有钱,不怎么舍得让孩子自己来报到

呢。”

曾锦荷用嘴叼住通知书,双手费力地拎起旅行箱,不想让台阶把箱子磕坏,

一步步往下走的时候,听到了这句清脆悦耳的话。

跟着,一只白皙但有力的手掌帮她提起了箱子。

她感激地道谢,结果踩空台阶,差点掉下去。

之所以是差点,不是因为她平衡能力好,实际上她的运动神经堪称糟糕。是

那位帮她提箱子的学姐,以惊人的反应速度一把拽住了她。

“你小心点儿啊,走路不看脚下,看我干什么。”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曾锦荷脸皮发热,心跳加速,差点把自己的箱子都忘了。

一时间,连大脑都有点短路,她结结巴巴冒出一句:“因为……我觉得你好

看。”

“哟,今年的新生还挺会撩哎。”那个好看的学姐笑了笑,“我叫杨楠,你

呢?”

(五)

从杨楠的嘴里,曾锦荷才知道,自己考上的学校,在这个城市素来以美女多

闻名。而这所学校,好看的女生又数她考上的学院最多。她的学院,几大女儿国

系中,最招男生青睐的,还正是她所在的商务英语。

这一刻,她都以为老天爷听到了她的祈求,在故意整她。

光看在校园里迎新的学姐们,她都感到自惭形秽。按照一眼扫过去见到好看

女孩的大致概率,她遇上五个舍友人人其貌不扬的概率几乎为。

杨楠带着曾锦荷这一批出站的新生与父母,坐学院安排的大巴过来,一直把

她们送到了学生会和老师一起打理的报到处。

路上她一直在偷偷打量杨楠,看得转不开眼。

虽然穿的是利落的运动风,头发也比她这个高中乖宝宝还短,但学姐的模样,

真的非常漂亮。奶白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略显晶莹,五官立体而略带异域风情,透

着一股英气,却不会让人用假小子这样的词来评价,是纯粹的,属于女性的另一

种美。

最重要的是,深深地击中了曾锦荷的审美要害。

主观上,她认定,杨楠就是她今天见到的最美学姐。

因为客观上,接待处那边确实有一个女生,比杨楠还美——不对曾锦荷的胃

口,她却不得不承认的那种。

两位学姐挺熟,她不自觉地跟过去,还不小心听见了她俩聊天的内容。

“难得见你偷会儿懒,怎么,来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学弟?”

“没兴趣。大学男生太幼稚了,我准备毕业后再说。”

“呀,呀,呀,金大小姐看不上咱院这些小草,终于准备找大树啦?”

“吃一堑长一智,我吃了两次,不能还不长记性。我这样的,大学谈恋爱还

是太早了。”

“啧啧,要不委屈一下,跟我对付对付?”

“杨楠,你学妹还在后面站着呢,注意点形象。”

杨楠一怔,转过身,“诶?你怎么没去报到啊,搁这儿站着干嘛?一会儿人

更多了,快排队去。”

曾锦荷顿时满脸通红,连忙摆手:“我……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我就

是……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

“啧,这么大的牌子写着呢……来,走,我带你办手续。反正上午我也不用

再去车站了。箱子给我,快着点,登记领饭卡那儿队都排到校医院了,你可真够

不着急的。”杨楠抓起她的旅行箱,就对旁边那个熟人摆了摆手,“金琳,我忙

去了啊。”

托杨楠热情帮助的福,曾锦荷很顺利就办完了入学手续,收拾好宿舍,认识

了一下已经到了的第一个舍友后,就用新领的饭卡,去吃了在这里的第一顿饭。

为期两天的报道,忙忙碌碌热热闹闹。

她跟五个舍友全部认识后,有点庆幸

又有点失望。

那些未来的同班同学长得都不错,虽然不能跟那两个耀眼的学姐比,起码底

子优秀,未来可期。

她庆幸的是,舍友都不会让她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她可以保持自然平静的心

态,与她们正常接触交往。但发现班里……甚至是同系真的一个合她眼的女生都

没有后,她原本只是有点的失望,就变成了失落。

当她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怎么注意系里寥寥无几的男生后,那失落又有部分转

化成了惶恐。

太多的胡思乱想,让她连辅导员说的话都没听进去多少,只勉强记住了今天

新上任的班长和团支书,外带其他三个班的小班主任。

原本四个班的小班主任都要在这次会上跟学弟学妹见面,然后带着各自的班

级到其他教室去说其他需要注意的事情。

小班一般由同院系的大三、大四优秀学生报名担任,负责给新入学的学弟、

学妹各种必要的指引,全方面帮助他们的学习生活。

唯独曾锦荷的班,缺了这个人。

眼看着另外三个班都被小班带走到其他地方开会,剩下的三十来个同学面面

相觑,不知所措。

辅导员也没多说什么,只叫他们在这儿耐心等待,就匆匆拿起手机离开。

教室里只剩下了交头接耳说话的他们。

刚上任的团支书忍不住想追出去问问,但她刚起身,教室前门就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挑,装束和昨天一样利落的漂亮女生大踏步走上讲台,笑眯眯地

扫了一眼他们,大声说:“你们本来的小班家里出了事儿,爸爸病了,重病,需

要请长假。所以呢,我这个没报名儿的,就被拉来替补了。大家凑合凑合,别嫌

弃哈。估计不少同学已经见过我了,这两天我迎新还挺卖力的。现在,咱们认识

一下。我叫杨楠,今天开始,担任你们的小班主任。”

“这活儿的培训我没参加,具体该干啥,下午才有人给我恶补了课。所以要

是哪儿干不好的,你们别见怪,直接说,告诉我,我改。学习上的事儿我能帮忙

的不多,主要还是你们生活方面的各种问题。”

她转身,把手机号写在黑板上,“这是我的号码,你们记下来,不要不好意

思,有事儿就打,有问题就问。男生也是,别觉得我是学姐不方便,我这阵子能

自由出入男生宿舍,特许的,不用客气。至于女生……咱宿舍就隔几层楼,更方

便。但是……”

她犹豫了一下,抬手挠挠脸,扶着桌子,说:“但是我有些话要说在前面,

免得将来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你们所有同学生活上有问题,我都会尽全力帮

忙,但平常没事儿的时候,我对女生,也就是你们这些可爱的学妹,会适当避嫌。”

“啊?避嫌?”

“为什么避嫌是避女生啊?”

窃窃私语在曾锦荷的身边响起。她睁大眼睛,看着神情略显羞赧但大体还算

坦荡的杨楠,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杨楠清清嗓子,站直,微笑,叉腰,大声说:“我知道女生之间关系好了会

有很多比较亲热的动作,我这人没架子,大大咧咧的,长得也还不赖,说句臭不

要脸的,兴许有学妹已经挺喜欢我这个小班了吧?”

“但是,但是,我希望学妹们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最好就像你们和班里的

男生那样。比如,知道我要来,就穿好衣服,别觉得我也是女生,就什么都不在

乎。”

对着安静下来的教室,她毫无迟疑地说出了曾锦荷认为自己一辈子也说不出

的话。

“因为,我是同性恋,我只喜欢女生。”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保存下方图片关注微信公众号
X
扫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免费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mfyy55 (蜜房愉阅)